新闻资讯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广西桂林八里街工业园区
aullican@126.com
0773-2639188
13393639268
新闻资讯/NEWS
对比美国精英选手穿的跑鞋 我们发现……
来源:优德官网-优德在线体育-优德手机版 时间:2020-03-30 10:08:24

  2020年美国奥运选拔赛日前在美国落下帷幕,回顾这场比赛,除了祝贺入选奥运代表团的各位运动员,当天最大的赢家当属Nike:

  以上6双跑鞋,全都使用了碳板科技。在当选美国奥运代表团的六位马拉松运动员中,一半的选手选择了Nike 。

  过去的一年时间里,Nike出现在了各大比赛现场,成为刷新纪录的“神鞋”。跑步者世界对美国奥运选拔赛的565位完赛选手进行了统计调查,其中148位女跑者和65位男跑者在比赛中选择了Nike,占比37.7%,在这之中,又有44位选手仍然穿着的是Vaporfly Next%。

  在亚特兰大举行的美国奥运选拔赛上,Nike为每一位参赛选手都提供了一双全新的Alphafly。这一举动一方面保证了比赛的公平性,同时也意味着选手将在没有任何长距离或耐力测试的情况下,穿上一双新鞋进行比赛。这并没有阻止95名女选手和53名男选手尝试穿着Alphafly碰碰运气,毕竟这双鞋的科技曾经帮助基普乔克跑进两小时。

  Alphafly在比赛中被大范围使用,但是在男女子前十名中,只有两位男选手和一位女选手穿着Alphafly Next%进行比赛。这是因为,跑得最快的选手一般都有自己的赞助商。例如Seidel,Des Linden和Emma Bates都穿着赞助商为他们准备的最快的鞋子。相比女选手,更多的男选手都认为Next%就是最好的鞋子,前10名中,有7名男选手穿着不同颜色的Next%。

  如果你是有赞助的运动员,或者身处与品牌相关的跑团中,却又不想穿该品牌的鞋子,怎么办?首先你可以和品牌沟通获得“豁免权”,例如Matt McDonald就穿了Next%进行比赛。 Matt McDonald在10月份的芝加哥马拉松取得突破性的成绩之后,成为亚特兰大田径俱乐部(由美津浓赞助)的奥运选拔种子选手。最终在美国奥运选拔赛上以2:12:19的成绩排名第十。

  Jacob Riley在这场比赛前并没有得到任何赞助,因此他选择尝试Alphafly,并最终以第二名的成绩代表美国出战奥运会。可以肯定的是,接下来几天,他将接到了不同公司的电话邀约。

  另外,还有一些跑者则选择了手工DIY,将整个鞋子涂成黑色。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能够一眼就认出来那是一双Next%,因为跑鞋的形状毕竟没变,所以涂色并不能完全掩盖跑者所穿的跑鞋品牌。在当日的比赛中,有8名男子将跑鞋涂成黑色,包括3名排名前11位的选手。只有3位女跑者进行了跑鞋DIY,其中一位由 adidas赞助的B.A.A. 跑者的改装最不明显。

  如果专业运动员看到这篇文章,想要更好地改装自己的鞋子,这里有一个成熟的建议:完全改变原本的鞋面,用一种特殊鞋面胶等将其改装成赞助品牌的样子。 就像Diadora的赞助选手Kyle Masterson这样:

  这的确是一双Vaporfly Next% ,但是鞋面和logo是Diadora跑鞋的样子。Kyle Masterson对跑鞋进行了非常仔细的改造,鞋面网格、logo、颜色、后跟等等,全都变成了一双Diadora跑鞋。但是在跑步者世界的调查结果中没有出现这双跑鞋,因为Kyle在16英里处结束了比赛。

  在当天的比赛中,各种各样的跑鞋出现在赛道上。但是令人惊讶的是,统计结果中只有三双Saucony Kinvara,adidas Boost跑鞋也比预期得少,例如 Adios和Boston。毕竟在Vaporfly问世之前,Adios曾经统治着马拉松记录成绩。

  最令人难过的是,赛场上就没有一双 Reebok 或者 Skechers,Floatride Run Fast和 Razor 3 Hyper都是拥有良好缓震效果的轻量型跑鞋,比统计结果中的很多跑鞋性能都要好。

  看着一对对的钩子从眼前飘过,你可能会认为这是Nike开发的一款全新产品,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但是,让我们暂停一秒钟回想一下,最初的4%是在2016年的被用作跑鞋原型,并且在3年前公开发布。尽管这不能算作是鞋类开发的永恒之作,但是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有足够的时间来挑战这位竞争对手——一双跑鞋的研发制作周期大概需要18个月。

  我们可以从下面的表格中看到在美国奥运选拔赛上的跑者所穿的跑鞋品牌。作者通过记录每一位跑者经过大约21.5英里处时的照片来统计他们所穿的跑鞋。